热搜:

当前城市:

请选择城市

确 定
当前位置 > 首页 > 旅游资讯

故宫,你变了!!!

3250 | 0 | 0文/华侨城海南集团 2019-02-21 来源:周冲的影像声色

我们要为未来保护今天。——单霁翔

94岁的黄永玉上台给单霁翔颁奖。

在来之前,黄永玉写了一幅字,亲手带给这位比自己小整整30岁的故宫院长。

“故宫很具体,9000多座房屋,1200多座建筑,每天沿着宫墙走一圈,踩破20双鞋。”

这是12月15日的“影响中国”2018年度人物荣誉盛典上一幕。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获得了年度文化人物。

董卿描述这位63岁的院长:“终日奔波苦,一刻不得闲。”

2011年,故宫因为管理问题,曾闹出了不少笑话。

当年,故宫丢失数件珍宝,在北京公安局的帮助下追回。

以示感谢,故宫制作了一面锦旗送给公安局,却不料,锦旗写错了一个字,这酒尴尬了。

而2012年年初,故宫正处于低潮。

深陷失窃、会所、错字、拍卖、封口、瞒报、逃税等“十重门”。

58岁的单霁翔临危受命,接到调令,被任命为故宫博物院的新院长。

他曾以为国家文物局局长是他“最后一站”,没想到最后一岗居然是来故宫“看门儿”。

早在20世纪80年代,清华建筑系出身的他还在教授建筑史,经常在周末领着年幼的儿子,到故宫里拍建筑。

未曾想到有一天,自己是故宫的“看门人”。

大家都关心新官上任会有哪三把火,单霁翔却说:故宫古建筑群最怕火,我一把都没有。

尽管如此,做起事情来他可毫不含糊,随之而来的是对故宫的改革。

刚上位时,单霁翔带着助理花了整整五个月走了故宫一圈。

故宫的所有建筑,单霁翔都了如指掌。

也磨坏了20多双鞋。

大夏天,助理脖子上挎着相机,吭哧吭哧跟着跑,偷偷抱怨:“跟着我们院长,费鞋。”

故宫收藏着众多文物,鲜有人能够将其数得一清二楚,但单霁翔做到了。他可以将文物数量精确到个位数:

1862690件(套),这是2016年底的数据。

 

没有人知道,为了能理直气壮说出这句话,单霁翔和工作人员付出了多少辛苦。

单霁翔曾说:“我们国家收藏的国外藏品比较少,因为我们没有掠夺,没有偷盗别的国家,每一件都来历清楚。”

接任后,办公室给了他一份介绍故宫的资料,他要把内容背下来,以备接待来访的贵宾。

“故宫不仅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古代宫殿建筑群,还是世界上收藏中国文化藏品最多的宝库,也是全世界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。”

进一步了解故宫后,那些世界之最,却离他越来越亲近。

故宫馆址宏大,但70%的区域竖起了“非开放区,观众止步”的牌子;

故宫藏品多,但“90%的藏品都沉睡在库房里,谁都看不见”;

故宫观众多,但80%的观众进了故宫就看看皇帝上朝、睡觉、结婚的地方。

没有人把这儿当成一个博物馆。

“其实最重要的是故宫这座文化机构究竟能给人们带来什么。”

单霁翔自问自答。

然而“不以管理方便为中心,而以观众方便为中心”,对故宫来说,无异于“一场管理革命”。

之前端门广场上有很多“太监展、宫女展、刑具展”,收20块一张门票,观众看完就骂故宫。

然而这些其实并不是故宫举办的。

那些房子被收回之后,故宫增设了售票窗口,购置了快速售票设备,保证观众到现场30分钟内就能买到票。

在之前,故宫里供游客休息的座椅少,随处休息的游客比比皆是。

还能不能让大家有尊严地休息了。

他决定增设休息的座椅:舒服,结实,协调性吗,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

最后做成的实木座椅一把要3500块钱。

单霁翔心疼钱,火速安置了200把椅子、56组树凳。

员工告诉单霁翔,“现在有11000名观众可以‘坐下了’”。

“这个数字是假的。”单霁翔直接说。

“夏天太阳直射的那些地方没人坐,冬天没有太阳的地方游客不爱坐。”

针对洗手间数量的问题,他和故宫的工作团队进行了研究,得出了一个结论:

女士的洗手间应增至男士的2.6倍。

为此,故宫对洗手间进行了调整,排长队自此成了历史。

单霁翔认为,故宫博物院不仅要关注文化遗产保护,还应关注观众的体验,注重细节设计,让观众有尊严。

午门是故宫博物院正门,从前三个门洞中,中间专为接待贵宾车队所用。

因而常常紧闭,两侧的门洞则却排满了游客。

单霁翔觉得这“不合理”,计划把三个门洞都向游客开放。

有反对意见,“贵宾开车进故宫是几十年的礼遇,”

“那英国的白金汉宫、法国的凡尔赛宫、日本的皇居,这些帝王曾经的居所今天也都对公众开放,车队却不能开进去。”

故宫在2013年初发布公告:机动车不允许机动车再驶入故宫开放区内。

2013年,法国总统奥朗德参访故宫,成为近几十年来第一位步行进入故宫的贵宾。

奥朗德来故宫参观,单霁翔提前到了午门,安保人员已经就位。

单霁翔立马让人把午门关了起来,安保人员立马跟他急了。

单霁翔说:“故宫是世界文化遗产,不能破坏!”

安保人员向上报告,等待了3分钟,却等来了撤走的指示。

车队来了,单霁翔站在午门前迎接,奥朗德下车,步行参观了这组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、保存最为完整的木质结构的古建筑群。

2013年10月,81岁的印度总理辛格来参观,有关部门提出能不能让腿脚不好的辛格坐汽车游览。

单霁翔却坚持:“奥朗德总统率先不坐车进入,这样的制度应该坚持。”

鉴于辛格腿脚不好,故宫借了辆电瓶车,才让辛格总理一路乘坐参观。

自此以后,所有贵宾,再无例外。

有一次,故宫午门外,一位来自北方的老大爷认出了单霁翔,他说:“我这辈子就来一次故宫,我想要走中间的门,当一次‘皇帝’。”

单霁翔却当真了:

午门三个门洞第一次全部打开。

“让观众自由的选择,想当皇帝当皇帝,想当大臣当大臣。”

单霁翔尊重每一个人的合理需求。

 

2013年5月18,单霁翔宣布:故宫禁烟。

然而引来了质疑

博物院还有400多烟民,回办公室抽两口,谁还能发现?

一位故宫老烟民连连摆手,悉数院长“罪状”:

只要一个人吸烟,全部门扣奖金。

一位文物修复师犯了烟瘾,抱怨着“也不让我抽根烟”,也认命地骑车,越过宫墙,才能到宫外冒两口。

“故宫还不能有垃圾,屋顶不能有草。”单霁翔给故宫人提出的要求,而他是第一个执行者。

捡垃圾、拔野草这些“小事”,在故宫博物馆馆长单霁翔看来,都是必须且紧迫要做的事。

“有令即行、有禁即止”

2015年1月,故宫再次提出要限流。

计划将每日接待客流上限定为8万人次。

此时,故宫每年的参观人数稳居世界各大博物馆榜首。单日观众人数最高突破了18.2万人次。

从2002年到2012年,故宫每年观众数量从700万猛增到1500万。

单霁翔自嘲:“不幸的是,我就是这一年到故宫工作的。”

每年的暑假、五一和十一假期,故宫都过得比较煎熬。“故宫每天8万观众就饱和了,18万就一切都崩溃了。”

单霁翔专门召开了一次发布会征求意见,“限流不仅是为了缓解压力。如果观众超过8万,人挤人,后面人看前面人的后脑勺,这对观众的权益是个伤害。”

冲着镜头,单霁翔“打报告”上春晚,呼吁观众避高峰。

他不忘嘱咐:“先把这段播出去啊。”

有媒体问,“为什么不采取提高票价分流的措施?”

单霁翔说:“提高票价阻挡的是低收入人群进入故宫,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。”

 

这位为了故宫下雪扫雪不扫雪都能“纠结”半天的院长,在绝不涨价事儿上毫不犹豫。

有一次,单霁翔在甘肃博物馆做调研,看到一群大学生在很认真地抄写讲解词。

聊天中,他知道这群孩子是学旅游专业的,为了节省一张35元的门票,趁着有活动才第一次走进博物馆。

正是这段经历让单霁翔坚持故宫绝不涨价。

真正实施限流之前,故宫做了一年半的宣传工作,并采取各种分流措施。

2015年6月13日,世界文化遗产日当天,故宫宣布“每天只接待8万观众”。

开放了90年的故宫,开始限流,从此再无一日客流超过8万人次。

单霁翔决不打无准备之仗,他做了两件事:

第一,用大屏幕滚动更新余票数量,即使余票售完,仍提供全天预约服务。

第二,开设了32个售票口,这是全世界售票窗口最多的博物馆。

而之前,售票口在午门,动辄几千人排几百米长队买票,一两个小时才买到票。

北大文物与博物馆学教授宋向光十分赞赏他的的限流措施,“在故宫与社会互动很难的问题上,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。”

2014年的一天,照常巡查的单霁翔突然发现,刚刚修好的太和殿,又搭起了脚手架。

工程师也很无奈:政府采购的材料不适合故宫,包工队不懂文建,老工匠退休,又不能返聘。

“修一栋坏一栋,我们没法负这个历史责任啊!”

单霁翔心疼,无奈之下,只好又去和领导演苦情戏。

2015年11月的政协座谈会上,单霁翔整整“哭诉”了8分钟。

一个50多岁的男人,在公众场合声泪俱下,看得所有人为故宫感慨,为单霁翔动容。

故宫终于得到特批,建筑修复不再作为工程处理,而是被列为研究性的保护项目。

我们如今看到一座座精美绝伦的宫殿,是单霁翔“不顾形象”“哭”来的。

专门建立雕塑馆之前,故宫的1万多件雕塑大多“沉睡”在库房里,其中有一尊3.5米高的北齐时期的菩萨,过去几十年都立在墙根儿底下。

单霁翔路过时总说:“你瞧,咱们这菩萨脸色都不好。”

单霁翔第一次进库房时,被躺在台阶底下的兵马俑吓了一跳。

眼看兵马俑被一堆海绵围着,他正色道:“这不行,我们得赶快保养。文物必须有尊严。”

随着雕塑馆、古建馆等专馆的设立,午门及东西雁翅楼展厅的开辟,越来越多的文物得以妥善安置和展出。

有一次单霁翔连着几个月的时间,总看到一位漆器师傅在修同一件器物,就忍不住问他还要修多久。

师傅回答说,7个月。

因为在北京,只有伏天才能一天刷两道漆,平常是一天刷一道,而这件器物一定要刷满120道漆。

2015年9月,故宫建院90周年时推出石渠宝笈特展:

《清明上河图》《伯远帖》《游春图》《听琴图》《洛神赋图》等283件珍贵书画藏品首次集中展出。

大批观众奔涌看展的场面被媒体描述为“故宫跑”。

观众想看一眼《清明上河图》,需要排六七个小时的队。

展览最后一天,当天下午3点,离故宫闭馆还有两小时,武英殿外依然排着长队。

天色渐暗,排队人群开始骚动,有人问:“故宫几点关门?”

单霁翔很感动,保证说最后一个观众看完再闭馆。

没想到豪言壮语说出去,“后果就很惨”。晚上8点,他去看望观众。

“还在坚持啊。累不累?”

“就是故宫晚上没有卖水的,渴了。”

单霁翔赶忙让工作人员烧水,当晚故宫送出了2500多杯茶水。

接近子时,观众还在排队。单霁翔又来了。

“大家都喝到水了吧?”

“不渴了,饿了。”

单霁翔赶紧让工作人员开车到附近转,并把院里的库存都翻出来了,一共凑了800盒方便面。

单霁翔不无自豪地说:“故宫是全世界唯一一家发方便面的博物馆。”

这一晚,单霁翔和上百名员工一起加班到次日凌晨。

最后一位观众在凌晨3:45离开。东方渐晓。

也是从那会儿起,故宫展厅里,不准拍照的牌子被他改成不许使用闪光灯。

他说:“能进来看展览,都是我们的义务宣传员,照片发到微博上、朋友圈,让更多人看到我们优秀的文化。”

一道宫门,不再是两重世界。

石渠宝笈特展两个展期共接待观众约17万人次,是2015年中国最受瞩目的文化事件。

此后,单霁翔又提出“意见”,故宫办好展览必须常态化,“不能抽风似的,今年办一个,过两年不办了”。

时光千年一瞬,故宫却不再隐秘遥远。

故宫收藏了各种奇珍异宝,比如巨大的印章,大到一个人都抬不动。但是因为太大搬运不方便,所以很少示人,连单霁翔自己都没见过。

到有一天领导来故宫视察,工作人员把这方印搬出来了。

领导进一步询问:“那为什么保管不善啊?”

单霁翔解释:因为地下库房是上个世纪80年代建造的,只能设定一个温度和湿度。

因此为了保护那些娇贵的字画,就先委屈其他类型的文物了,这印章就是其中之一。

领导一下子就明白了单霁翔的言外之意:“那改善这个保管条件需要多少钱啊?”

单霁翔脱口而出:“4个亿”。

空气中满满的尴尬。

单霁翔抓紧时间讲了讲这库房有多重要,但现实条件多艰苦,听得领导大为动容,当即拍板。我们这代人要负责,要把这件事在当代做了。

2016年底,故宫公布馆藏数量为1862690件(套)。

随着一栋栋古建筑被修好,故宫的开放区从过去的30%,增加到2015年的60%,2017年达到了80%。

几年前,单霁翔趁着开会前,特意跑到台下问记者。“萌,是什么意思?”

大家乐了。

单霁翔担任故宫“掌门人”期间,故宫博物院通过花式卖萌吸人眼球。

印象中严肃的历史人物,雍正帝、鳌拜等集体卖萌;幽默搞笑的崇祯帝生平故事,其实竟然是销售广告。

故宫淘宝官方微博发布《够了!朕想静静》的文章:

以极具幽默调侃的语气介绍了 “一个悲伤逆流成河的运气不太好的皇帝的故事”。

康熙戴眼镜手拿玫瑰,摆出花朵、剪刀手等经典自拍姿势,完全颠覆传统观念。

故宫称“我们疯了一个设计师”。

网友认为“文案策划可能也疯了”。

从此,“雍正卖萌图”被疯狂转载;朝珠耳机等近万种文创产品诞生;《胤禛美人图》《韩熙载夜宴图》《每日故宫》等APP,下载量嗖嗖直升。


面对如此爆红的故宫文创,单霁翔傲娇地摆摆手,“别买我们的行李牌,太漂亮了,用一次准丢。”


2016年故宫文创销售额已超过10亿元,到2017年底,文创产品已经突破了一万种。2016年、2017年,故宫的教育活动都是2.5万场。

每次都爆满,孩子们穿朝珠、画龙袍、做拓片……所有这些全部免费。


在故宫,文物开始说话,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文物和文创品,与时间对话。

故宫正在通过她的方式,悄悄地将中华文明的印章刻在孩子们的心里。这些活动一定会让孩子们成为对中华文化热爱的一代人。

单霁翔利用先进技术筹建真正的数字博物馆,历时3年零4个月,全世界博物馆最强大的数字博物馆诞生在故宫。

单霁翔立下flag:将尽己所能,让传统文化走进百姓生活,活在当下,把一个完整的紫禁城交给下一个600年。

当朝霞满天的时候,当日落西山的时候,当月亮升起的时候,望着故宫,单霁翔心底就漫出一种静静守护故宫的幸福。多年的努力,故宫不再是高傲威严的紫禁城,而是一座富于生活气息的博物馆。

单霁翔的工匠精神,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敬和思考,更是是对文化产业发展创新的洞察与实践。好的文旅产品,就是要尊重文化本源,尊重文旅自然生长,更要尊重地域文化发展的规律。

这样,文旅产业才能和企业、客户以及老百姓之间共生、共享、共融、共赢。我们期待,海南的文化旅游产业,可以和故宫一样,迎来新的春天。

相关阅读

0条评论评论

评论加载中..